最后的独角兽

 

2015的年末,我和周公子聊了一次天。似乎还携带着18岁那年的热情般,我被这种对生活和理想的坚持打动了。年末的当下,决定2016年的人生一定不要辜负曾经努力的自己。考试、学业务、学财报、练口语,明年四大主题。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December
30
2015
全文链接

四分之一个世纪,希望自己能够早睡早起,拥有一技之长,努力把握机会,充满动力的生活。二十代的后半段加油,成为一个厉害的大人。

此岁计划欧洲&美国&日本三选一。可以的话能看一次平安神宫。希望可以找到life partner,最重要的是希望家人朋友都健康平安。

December
03
2015
全文链接

太喜欢了

程璧:

这首歌,是春天新专辑里面发表的第一首新单曲。

写这首歌,是二零一二年开始旅居东京,樱花初绽的夜里。那是第一次感受到岛国四月的夜风,温柔的把人灌醉。

还记得那个夜晚,我和刚刚熟悉的几位朋友,相约到中目黑。那里是赏夜樱的名所,临近代官山和惠比寿,街道不宽,房屋低矮,很多书店和咖啡厅,而且整个街道都是并排的樱花树,在穿越整个目黑川的两岸。我们举起杯里的清酒,诉说着每日,无论烦恼还是喜悦。记起来郁达夫笔下名作《春风沉醉的晚上》,对于这几个字眼,似乎到了几十岁的年纪,我才第一次感受到。回去我拿起了古典吉他,谱下这首曲子,写下这样平白直接的歌词:好美的风景, 让我回想起家乡的感觉,仿佛闻到春天的气息,在这春分的夜里。

过了不久,我的日本吉他手好朋友溝呂木奏为这首曲子编了一版好听的古典吉他,他的指法华丽,但又有节制,让整体变得饱满而自然,和弦的走向也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些岛国色彩,干净的忧伤。就像樱花,每一朵并不起眼,但一树的花,一起绽放,一起凋落,都在瞬间,美而悲壮。岛国的美学根基就在这里,看着这最盛放的美丽,却知道并不会长久,于是剩下的就是永恒不变的无常感。

再后来,过了一年,要把这首歌收入我的春天新专辑。这一次的编曲,我把国内的音乐好友莫西子诗请来,帮我出谋划策。我听过他的专辑《原野》,听到那一首首或是高亢或是忧伤,或是明亮或是低沉,但都是从土地里面生长出来的旋律,被深深的感动。《思念》里面“住在我心里,守护在这里”的温柔,《投胎记》里面赶着去投胎的世间万物奔跑跳跃的张扬,所有的浅唱低吟都是最自然和原始的东西。我想有他一定会给曲子带来不一样的色彩,一定会有趣。

于是,我跟他讲,这首歌,是春分,是夜,是刹那绽放的樱花,隐约的还有一丝少女萌动的心事。既沉静又生动。

第二天,莫西提来了一个罐子还是花瓶模样的东西来录音室。问他这乐器叫什么名字,他说是Udu鼓。记得在李安的电影《LIFE OF PIE》里面,最开始的温柔浪漫的动物园场景,就是这种声音,比这个还要松软有弹性,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拟声词表达,如果一定要写类似如“bong~bong~(三声)”的声音吧,会让人联想到水里面的水母游泳时候的样子,一呼一吸,又像是夏夜里的萤火虫,飞舞跃动。那种感觉会使人想到类似于“生机”或者“萌芽”这样的词语,蠢蠢欲动的,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感觉,也正是我想要抓住的“春分的夜”里的感觉。

原来的一把古典吉他,表现的是夜的沉静感。有了Udu鼓的加入,夜的生动感也有了。

在这个基础上,一次偶然的排练尝试,感觉到排箫的音色好像和Udu鼓非常搭配,因为同样都是自然系的乐器,纯净而远离都市,属性是一致的。于是把这个乐器也加入了进来,为”春分的夜“又增加了一些安静的唯美感。再后来,碎碎的串铃加在后面,作为点缀隐约出现,空间感也有了。曲子就这么完整了。

时隔三年,再听这首因为编曲获得新生的旋律,还是能够听到那时候的种种心绪。初到岛国的新奇,异国思乡的味道,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期待。

二零一四年二月三日

《春分的夜》

词:程璧 
曲:程璧 
唱:程璧 
编曲:莫西子诗,溝呂木奏 
古典吉他:胡晨 
Udu Drum:莫西子诗 
串铃:程璧 
排箫:莫西子诗 
录音:时俊峰,王博,铁阳 
混音&Master:王博

歌词:

好美的风景 
让我回想起家乡的感觉 
仿佛闻到春天的气息 
在这春分的夜里 
树的枝桠撑满夜空 
在这蓝色画布上 
成千上万的花 次第绽放

四月将近 雨水刚停 
温润的夜里 藏着喜悦的静 
灯火阑珊 不见人影 
空见一树花 在岁月无声里


March
16
2015
全文链接

别人家的秋天

November
08
2014
全文链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 The last Unicorn | Powered by LOFTER